2018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9 . 01
魔王。學園。架空。刃牙。上(架空注意) 
影叫我貼在這……
所以,我才貼的…
熊還未出場的說……
四、五段可是我作的……(喂!)
啊!個人認為有刃→翔的隱藏配對的……XXXD
好了!請細心欣賞吧……XXXD
------------------
我,刃牙。
雖然有個非常帥氣的名字,但整個人卻跟帥氣兩字無緣,
而且還正好相反,我是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
所以,我每一天也相對的過得很平凡…
星期一至五,每天的日常就是……
起床,梳洗,換校服,出門,回校,上課,然後放學回家……
啊!差點忘了,有時放學後要跟某個死小鬼補課就是了……
而星期六、日則是我的打工時間……
沒法子!我是個平凡之餘還貧窮的工讀生………
雖然如此,身為一個平凡人的我也有幾樣優點的,
就是做家事、讀書成績不錯和很有……肺量很好?【影註:另一個意思為長氣…】
老實說,我不怎麼知道肺量很好是從何而來的,
不過老師們常說,如果我把肺量很好這優點放在碎碎念和抱怨之外的東西,他們會感到很高興……
其實我不怎麼知道他們為何這樣說就是了,反正我不覺得自己個人很有問題就是了……

不過呢,身為平凡的工讀生也有生活上的困擾就是了…
喔?你說什麼?
不!不是因為要照顧那個長得很漂亮的新生關系……
雖然他老是一副冰山臉,而且很愛無視我沒錯了,
不過上星期,某個學長一臉嚴肅找我,並要求(還是命令?)把照顧那新來的冰山的責任交給他好了……
那時我想,反正那個冰山也不怎麼理我,而且學長又那麼有熱誠,這樣的話,何不交給他呢?
就這樣,我每天也看著學長飛撲去那個冰山處有講有笑,(雖然怎麼看也是單方面,冰山還是一副冰山臉)
看到兩人沒有相處不愉快,而且還感情不錯的樣子,看來我沒做錯呢……
啊!我好像離題了,等我說回有關我生活上的困擾吧……
那就是我的伙食問題……
靠著平時週末的打工和學校的獎學金,學費、交租、水電和購買日常品也沒問題……
但,伙食方面則只足夠提供一餐晚飯,
所以平時徬晚時則要出門去一次附近的麵包店,看他們有沒有剩下不要的麵包可以給我……
但,不是每次也有就是了,即是有,也未必能同時滿足你早飯和午飯……
因此,有時會在上課時餓肚子就是了……
不過除了這點之外,我還是很滿意我的生活就是了……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老梗地說句,
日子不會讓你過得這麼如意的,它總愛在平靜的時候引起風浪的……

「喂!刃牙,外面有學妹找你。」
在午休時,班裡其中一個男同學這樣跟我說,
「學妹?」我邊放下手中的筆記邊問道,「是不是弄錯了?我不認識什麼學妹。」
老實說,他沒接觸過低年級們,除了那個叫旭月的超煩的死學弟……
一想起那死小鬼,他就氣了,除了態度超差之外,還老是逃他的補習課……
上次還留下一張紙條,說要去看學長們打架,而不來補習……
這死小鬼一定是被什麼人寵壞了,不然怎會變成這樣的……
「你不認識人,人家可能認識你吧。」
同學說的話把我拉回現實,只見他看著我道,「快去吧!別讓學妹等。」
聽及此,我只好放下手上的筆記,然後走了出去去看看那位學妹……

那位學妹有著一頭深啡的短髮和一副中性的臉,而且那無表情的臉上還架著一副無框眼鏡……
老實說,如果不是剛才那同學跟自己說那是學妹的話,自己該有可能會把她錯當成學弟吧……
雖然同樣地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她跟那冰山很不同,
至少她身上沒有散發著『此乃冰山,生人勿近』的氣息……
也許該說,這就是面癱?
不過,最使他奇怪的事,她穿著學校的體育服……
是剛上完體育課的關系嗎?
「這個,你找我什麼事?」看見學妹久久不作聲,他忍不著道,
「你就是刃牙嗎?」學妹邊打量著自己邊道,
「我就是!」刃牙頓了頓再道,「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走廊人多,我們換過地方再談吧……」說完,學妹二話不說拉起自己的手然後走……
等等!這、這這、這不是那些動漫啊、遊戲啊、小說啊、八點檔、學園劇常發生的事嗎?
素未謀面的學妹來到班房外面,並叫學長出來,然後說走廊人多,並帶著學長上空無一人的天台……
接著就表、表表………
老實說,接下來的事情他不敢想象下去就是了………
難、難道,今天是什麼特別日子嗎?
不是情人節,更不是April Fool(愚人節)吧……
「你還好嗎?」也許發現自己不自在,學妹停了下來轉頭看著自己問道,「是我走得太快嗎?」
「不!只、只是很好奇我們去那而已…」
「放心!很快就到的了……」說完,學妹便繼續拉著自己向前走……
老實說,聽到學妹這樣說,現在的他反而好像覺得有點緊張起來……

目的地竟然不是天台……
刃牙抬頭看了看門牌,上面寫著的正是『家政室』三字……
雖然不是天台是有點失望,不過家政室也算是個不錯的地方吧……
只是該符合空無一人這點吧……
「我們到了!」只見學妹邊說邊推開門,然後走了進去,
而他帶著不安的心情隨後進去………
「我說,小翔,你來得好慢。」
「很抱歉!」只見學妹頓了頓道,「不過,我把刃牙帶來了。」
老實說,刃牙想不到家政室裡頭還有別的人,這點真的把他嚇了一跳……
不過從他們的對話中得知,他們是約好的?而且還有事找自己?
那即是剛才的自己所想的事,根本就自己胡思亂想吧……
幸好他其實也不是太期待就是了,只不過是有少放失望而已……
「放心!我沒怪小翔你。」只見那人轉過頭看著自己道,「刃牙果然如傳聞中那樣平凡。」
這時,刃牙發現那人束著深黑色的高馬尾,雖然臉色帶點蒼白和少許病氣的樣子,
但還是能看出他擁有一副長得很俊俏的樣貌,
還有,他一雙如紫水晶般的紫瞳……
老實說,在這校裡頭看到不同顏色頭髮和眼瞳不是什麼特別的事……
舉幾個例子吧,那個叫旭月的死小鬼有琥珀色頭髮和紅寶石般的眼瞳,
而新來的冰山也是藍髮藍瞳的,連那位常粘著冰山的學長也有跟其他人不同的髮色和瞳色……
所以,這其實不算什麼奇事……
只不過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紫瞳………
「喂!刃牙,我聽說家政老師說,你很會做家事,特別是煮吃的?」
那人的聲音把從思考中的刃牙拉回現實……
「這個還好……」刃牙搔搔頭不好意思地道,
「除此之外,聽說你是個工讀生?」那人繼續問道,
「對!我週末會去打工的。」
「還有的是,平時沒錢吃午飯?」
「等!你怎麼知道?」刃牙不臉驚訝地道,
打工則還好,畢竟他打工時間見過同校的學生們光臨……
但,怎麼這人連他餓肚子的事也知的?
看到那人臉露著笑容,刃牙突然覺得眼前的那人除了深不可測之外,還有點可…怕?
「我說,我也有我的情報來源的……」只見那人頓了頓道,「我跟你說,我可以介紹一份可足夠你伙食的工作給你。」
「啥?」他一臉不解地看著那人道,
「條件是,你得在一至五幫我準備下午茶。」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skywing09.blog126.fc2.com/tb.php/193-d81bfab1